腾讯年度娱乐盛典

            那个男的是个东方人,长得还没有妈妈高,精瘦的身材跟丰腴的妈妈成了鲜明的对比,这里的东方人除了我和龙青山之外,其余的就是那些犬国人了!

           那个金发女郎被龙青山压在身下,眼光却瞟着我,似乎在诱惑我,又似乎怪我没有去抓她。我哪还有心思啊,都急死了,龙青山原来根本没打算去找妈妈啊,害我白跟了他半天!

           龙青山体质明显不行,在酷暑下跑了一段就气喘吁吁,我只好打起精神,开始四处观望,一路上只见有些男的已经追上了女的,有的就地正法,有的抱到路边的草丛,树林里去了。

           跑在前面的龙青山似乎也有些急了,忽然看到前方几个女的“咯咯”笑着跑过,是那些“宝贝”们,龙青山“嗷”地大吼一声,象吃了兴奋剂似的,冲了过去。

          噢,妈妈,我太感动了,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妈妈。

          说着说着我自己都带着哭腔了。

           我好一会才明白过来,道:“我是一个人来的,没带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走到近处,我将妈妈放了下来,导游一看是我背着妈妈回来,不禁哈哈笑道:“好小子,有你的,这?快就搞定这位大美人啦,恭喜恭喜,你可是得偿所愿哪!”

           “你是谁?你什么要救我?”过了一会,妈妈终于打破了沈默。

            妈妈头看了看我,我很阳光地冲她笑了笑,将我的过膝裤递给了她。

           “你就是花样多。”妈妈听了我这话,心软了下来,也就任由我抱了。“对了,你怎?知道我儿子叫小佳的?”

           妈妈的一对美乳丝毫不顾主人的心情,蹦跳着跃了出来,白暄暄的两团软肉上一对粉色的乳头娇媚地上下抖动着,犬国人如获至宝,扑上去就亲。可怜妈妈的胸前双丸刚刚解脱了束缚,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外面的新鲜空气,便落入了犬国人的口中,惨遭蹂躏。

           我听话地背过身去。

           “没想到有你这样无聊的人。”妈妈听完了我的话,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望着窗外,风姿可可,我都看傻眼了。

            Oh,my God,女人,原来都是小心眼的!

            妈妈正往衣柜挂着衣服时,突然一阵难受,手捂着胸口跌坐在床沿。

            看着我走着辛苦,妈妈趴在我身上道:“嗯,想想我算是幸运的了,要不是遇上你这个莫名其妙的花痴,我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哪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木然地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脸如死灰。

            嗯,看来关键时候,妈妈还是依赖我这个男人的,我挺了挺胸膛,道:“不如我们下山去吧,反正他们也没有规定什么时候可以下山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摇着头,她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就是她从少女到少妇时代,一直深爱着的龙青山!

           “嗤……”妈妈轻笑了一声,道:“别小气包啦,你看看你那里的小恶棍,那?吓人,让姐姐怎?好意思啊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走进房间,突然回过头道:“你的女人呢?”

           妈妈双手被绑,还穿着高跟鞋,所以跑得并不快,犬国人马上就要追上了!

            经过上午的事,妈妈知道目前在岛上只能依靠我了,她红着脸点了点头,道:“小瑜,陪我去房间拿一下洗漱用品。”

            爱美的妈妈虽然涂了防晒霜,却还是怕晒太阳,她撑了一把小花伞。撑伞的只有东方的几个女性,我真是哭笑不得,妈妈这不是象打了招牌般的显眼吗?

            妈妈微微笑了笑,道:“我认出你了,在飞机上你就坐在我旁边。”

            眼光一瞥,那个监视的黑人似乎没注意到这边,以这又是再平常不过的4P游戏了。

            “开始我是跟在您的男朋友龙先生身后的,后来没看到您,再找过来时,已经迟了一会,幸好不算太迟,总算来得及把您救下。”这段话非常关键,既巧妙地攻击了一下龙青山,又表了下功,让妈妈想想看,如果没有我跟着来,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?

            妈妈瑟缩了一下,却没有避开我,这也正是我的目的,要让妈妈感受到男性自然宽厚的爱。否则妈妈可能会因刚才的事,而陷入一个心结,认所有男性的接触都象那个犬国人如鼻涕般的可厌。

            妈妈摇着头,她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就是她从少女到少妇时代,一直深爱着的龙青山!

            “后来无意中知道了你们出来旅游,我也参加了这个旅行团了,想多一点跟姐姐接触的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我的心也同时碎了,龙青山在妈妈的心目中果然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,几乎就是她的全部。如果说刚才犬国人只是脏了妈妈的身,龙青山的龌龊行则是彻底地伤害了妈妈的心。

            都想带走,看样子,是不想再和龙青山住一起了。

            过了一会儿,妈妈又在我背上低低哭了起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我的纸巾两下就用光了,妈妈也不管,将脸腻在我身上擦着。

            我和妈妈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,接着道:“在镇上我就注意到姐姐了,我,我……,这?说吧,我暗恋您很久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今天才第一天,后面大家都还有机会的,不是吗?”毕竟都是付钱的,导游笑着安慰他道。

            妈妈“啊”地惊呼一声,还没爬起来,那个狗日的便扑在了她身上。

            那个金发女郎被龙青山压在身下,眼光却瞟着我,似乎在诱惑我,又似乎怪我没有去抓她。我哪还有心思啊,都急死了,龙青山原来根本没打算去找妈妈啊,害我白跟了他半天!

            我低头一看,恍然大悟,由于我阳气旺盛得不到发泄,阳物勃起得都贴到肚皮上了,又只穿一件游泳的三角裤,形状凸显得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后面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,可能是妈妈想挣脱手腕上的带子,过了一会儿,只听妈妈道:“嗯,你帮我解开带子吧。”

            我尴尬地笑了笑,妈妈低着头,不想让他们看得她哭肿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我努力使自己的眼睛不要停留在妈妈充满诱惑力的胸部上,看着妈妈道:“姐姐,请相信我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忽然觉得这话很傻,妈妈怎?可能相信呢?

            “嗯……”我大感动,妈妈总算还记得我啊,我道:“卓姐姐,你放心,你儿子要是知道你心里还记挂着她,一定会很高兴、很开心的。”

            看来妈妈心里还牵挂着姓龙的啊,我心里有些醋意,但一想,这样也好,让妈妈看看龙青山的丑态。

            我大感受伤,赌气坐到另一边角落去。

            妈妈走进房间,突然回过头道:“你的女人呢?”

            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,山上响起了尖锐的哨声,再过了一会,便有人陆陆续续地走下山来了。

            妈妈拍了拍身边的座位,我知道妈妈是要我坐过去,她不想别人靠近她坐,赌气想不理会,可是脚还是不听使唤,只好挪到妈妈身边一屁股坐下。

            我叹了口气,道:“卓姐姐,别的话我也不多说,你如果相信我,我就在这房间打地铺保护您;你如果让我走,我再开一间房间去。至于别的女人,我没有任何兴趣,也请你不要再提起。”

            龙青山体质明显不行,在酷暑下跑了一段就气喘吁吁,我只好打起精神,开始四处观望,一路上只见有些男的已经追上了女的,有的就地正法,有的抱到路边的草丛,树林里去了。

            将红发女郎推在犬国人身上后,我赶紧转身追妈妈去了,那个狗日被女郎扑到在地,十分沮丧,大声抗议着。

            可事实就是龙青山一边在狂干一个金发女郎,一边在另一个站着的黑人女子口交。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妈妈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  一路上经过几对野合的鸳鸯,其中都没有妈妈。我有些急了,妈妈不会已经被哪个男的抓住干那事了吧,不敢想下去了。

            我知道妈妈现在对这个旅行团有多反感,赶紧接着道:“我发誓,来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个这样的旅游,我也是刚才在车上看了那张表才知道这是个如此荒谬的旅行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的一对美乳丝毫不顾主人的心情,蹦跳着跃了出来,白暄暄的两团软肉上一对粉色的乳头娇媚地上下抖动着,犬国人如获至宝,扑上去就亲。可怜妈妈的胸前双丸刚刚解脱了束缚,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外面的新鲜空气,便落入了犬国人的口中,惨遭蹂躏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谁?你什么要救我?”过了一会,妈妈终于打破了沈默。

           年仅十五岁的我,了一群女性的大屁股,在山中追逐着,想想都觉得可笑啊。

           不冲出去,难道看着妈妈被这个狗日的凌辱?!

           我呆呆地看着心爱的妈妈,她的双手被缚在身后,秀发蓬乱,全身裸露,就象断臂的维纳斯,朝我跑来寻求我的庇护!
       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          sis board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腾讯年度娱乐盛典,腾讯年度娱乐盛典最新章节,腾讯年度娱乐盛典 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开启瀑布流阅读